cnc娱乐-探访疫情下的浙江青田县 回国谎报瞒报是极少数
探访疫情下的“外汇第一县”

  不少青田人的生意因欧洲而兴,“现在不能放弃不管”

  ■本报记者 于量

  严防境外输入成了关注点。浙江省青田县一直有点特殊,全县户籍人口约55.6万,却有华侨约33万。其中,在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欧洲国家,青田华侨最多,以数万人甚至十万人计。此前,身在海外的青田侨胞千方百计在全球各地采购防疫物资,捐钱捐物,以各种方式支援家乡的防疫工作。近期,青田人也向意大利青田侨胞捐赠防疫物资,携手抗疫,共渡难关。

  3月1日、2日,青田分别新增1例和7例意大利输入性确诊病例;3月15日,浙江公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情况,新增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4例,其中3例为青田华侨。青田县早已在上海、杭州和温州机场安排人员,帮助华侨安全返乡,并积极倡导海外侨胞就地居家做好自我防护,无特殊情况暂缓回国。对已报备的青田华侨,抵达机场后要用专车接回,集中隔离14天。

  海内外的青田人,心态变得有些微妙起来,不过心手相连、共克时艰的信心与决心不变。

  本地疫情已“清零” 防控举措却未松懈

  记者赴青田,县城给人感觉,平静而安全。除了针对回国华侨推出的一系列防疫举措之外,青田本地防控没有松懈。青田县是“外汇第一县”,人均存款多,大小银行日常业务繁忙。疫情当前,进入银行办理业务前出示健康码、测量体温自不必多说,为控制网点内的人数,银行统一要求客户在门外排队等候叫号。于是,无论银行网点规模大小,门口的人行道上都摆出一排简易塑料椅,记者看到,多家银行门口,人们都戴着口罩,保持一定距离坐着,“欧洲式”排队。青田本地人殷师傅是出租车司机,客人一上车便掏出手机展示自己的健康码,然后又客气地提出看一眼记者的码。看到绿码后,殷师傅方才踩下了油门:“非常时期,您多理解。”

  对于抗击疫情,青田人不慌,不过也难免心下嘀咕。殷师傅认为,此前,青田县乃至丽水市早就“清零”了,但现在这么多华侨还在欧洲,要是有个万一呢?另一位出租车司机陈伟军,在青田开了十来年出租车,为怕风险,在青田出现首例输入性确诊病例后,在家宅了一周时间。他出车后心里总觉得“怪怪的”:“其实是很安全的,国外回来的人,下了飞机就被送到酒店里隔离起来了。不过我心里多少感觉不那么踏实。”

  青田人的焦虑,是人之常情。

  为了以防万一,青田县此前已经做好了准备。早在2月27日,青田发布了《海外青田同胞疫情防控工作告知书》;次日,青田向上海浦东机场、杭州萧山机场和温州机场派驻服务组,保证归国人员从入境口岸至隔离点之间的全程精控。青田县还征用了当地十余家宾馆酒店、近1500张床位作为隔离点。3月15日,青田发布通告,几名输入性确诊患者均按照严防境外输入闭环式管理的要求,全程无对外接触。

  同时,青田当地也不断向远在欧洲的亲人伸出援手。3月1日,青田捐赠的包括口罩、手套、隔离衣等在内的首批防疫物资空运发往意大利;3月5日,青田县第一批2550剂中药发往意大利的青田各商会,由商会统一发放给华侨;3月12日,青田首批驰援西班牙的20万只口罩正式起运。

  而在欧洲,青田侨团和华人华侨组织也发挥着积极作用。意大利青田同乡总会会长徐小林表示,自己与其他侨领一直在劝说同乡慎重考虑回国。然而,徐小林也坦言,不排除还有人通过第三国辗转回乡,并表示虽然劝住了不少有回国念头的华侨,但是“有些非要回去的我们也没法强行不让走”。青田首批8例输入性病例均在意大利贝加莫的一家餐厅工作,入境时未按规定如实申报健康状况,青田警方3月10日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,对其中6人立案调查。

  很多人为事业选择留下 回国谎报瞒报是极少数

  在西班牙旅居近20年的青田人张爱清始终坚信,回国时谎报、瞒报的只是极少数,她看不惯网上那些批评海外华人华侨“把病毒带回来”的言论。人不是病毒,仇外排外心理要不得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远赴西班牙,2008年回到家乡青田经营进口商品生意,这些年的经历,让张爱清很能理解侨胞们的心理:“在海外的中国人都是很爱国的。疫情刚出现的时候,我在西班牙的朋友就开始集中采购物资往国内送,两三百人的微信群,每天都在张罗这个事情;现在很多人也选择留守;个别人的不负责任,就把一大批华侨一棍子打死,未免太伤人心了。”

  张爱清说,前段时间,欧洲的亲友几乎每天都会询问青田的情况,并一再叮嘱她当心点。如今立场反转,自己成了提醒别人“当心点”的那一方。让身在青田的她不禁感慨:还是自己家里好。“和当年我出国时相比,祖国发展变化太大了。”说着说着,张爱清的眼角泛起了泪光,她急忙抽出一张纸巾擦拭:“我这段时间看新闻,看到那些医疗工作者在一线抢救病人、全国上下万众一心抗击疫情的场面,眼泪就忍不住下来了。”

  记者很难完全理解眼前这位女华侨究竟因何落泪,或许个中滋味唯有经历过在异国他乡奋力打拼的人方能体会,这泪水也许包裹着更为复杂的情感。“我想,等这场疫情过去了以后,有更多华人华侨会像我一样,选择回国发展。”张爱清说。

  当然,不少青田人不敢回来,也不愿意回来。林素勇早年曾在匈牙利闯荡,2014年回到青田做起了进口珠宝玉石生意,不少亲友则依然留在欧洲经商。最近,他能明显地感受到亲友们的纠结。“回来当然是想回来的,但是很多人又不敢回来。一方面是怕旅途中交叉感染;另一方面也怕回来以后,那边的事业就彻底垮了。”对不少青田侨胞来说,大半辈子的心血都在欧洲,好不容易在那里站稳脚跟,哪能说回来就回来。

  毛燕伟是2月29日从西班牙回青田的。记者拨通他的电话时,他正在酒店内隔离观察。从事红酒进口,毛燕伟常年往返于国内和西班牙。2月初,他正在马德里对接采购事宜,为青田侨乡进口商品城内的酒庄备货,同时在当地采购防疫物资送往国内:“万万没想到,就在回国之前,我又开始协调国内的资源,往西班牙送口罩。”

  隔离的这段时间,除了在朋友圈里卖力地给自己酒庄打广告外,毛燕伟每天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筹集运往欧洲的物资。在毛燕伟看来。不少青田人的生意因欧洲而兴,“现在不能放弃不管”。所有人都盼着生活和生意早日恢复——无论是在故乡,还是在他乡。【编辑:田博群】

admin cnc娱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